返回

首页
228、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诉求不对
2015.3.21
中东的社会主义国家叙利亚和伊拉克有很多诉求是不正确的.导致他们的失败和挫折.应该学习一下中国的社会主义.
1、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反对以色列建国是不正确的,
以色列建国是神灵对人类的一次考验。
无论从西方的价值观上来看,还是从传统的世俗的价值观上来看,以色列建国都是非常疯狂的不可思议的异类行为,和野蛮行为。都是必须习惯性地反对的。
以色列建国,唯独从《圣经》上能够得到支持。而且以色列周围的国家都是上帝的敌人,伊斯兰国家。他们不听上帝的话,不相信上帝。
所以我认为以色列建国不但是上帝对犹太人的考验,还是上帝对整个人类的考验。考验人类是忠于上帝。还是忠于魔鬼。人类选择正义还是选择邪恶。
伊斯兰事实上代表邪恶。魔鬼。愚昧。现在地球上最邪恶的事情都是伊斯兰干出来的。伊斯兰发明了恐怖主义,真是有创意,够浪漫。邪恶都要邪恶的这么酷。让人大迭眼镜。
犹太人通过了考验,建立了以色列国。
伊斯兰教通过以色列建国,暴露出了反上帝本质。
过去的就过去了,算上帝对犹太人的以前的惩罚或者对伊斯兰反上帝的惩罚。
以后你们不要再反对犹太人建国了,要把以色列建国的成本控制在最低限度。根据《圣经》,通过谈判和补偿,满足以色列人的要求。
以色列建国是上帝对人类的终极测试,终极考验。
如果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能够顺利地完成。和平的完成,成本最低的完成。
说明人类及格了,成长了,以后遇到的各种矛盾都有可能顺利解决。
否则就算人类这次不毁灭。早晚也要毁灭。
既然早晚都要毁灭,还是早点毁灭好了。不要拖泥带水。没完没了。
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反对以色列建国是不正确的,方向性错误。无法得到神灵的支持。
2、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反对美国帝国主义。方法不对。
首先,我认为邓小平的“关于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理论”简直就是天理。
邓小平的这个理论就是与“人与人之间谈利益,魔鬼与人谈扭曲,变态,怪异,邪恶”一脉相承。异曲同工的。
一个意思不同的表达。
邓小平对外是“白猫黑猫”,对内也是“白猫黑猫”。但是对于原则性的问题,一点也不含糊。一点也不手软。他基本上做的每件事情都很正确。为中国以后的发展打下基础,扫除障碍。
面对美国和西方社会这么强大的势力,如何坚持自己的原则和方向,又不发生冲突。这是艺术。也是技术。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看似水火不相容。
其实我认为,美国人和西方国家人是最讲利益的。资本主义就是利益的主义。
而社会主义本质也应该是讲利益的,马克思闹革命的时候就是讲利益。——说资本家残酷剥削了工人的利益,所以要闹革命,夺回来。就这么回事。
既然都是人与人之间讲利益的团体和国家。没必要闹的这么僵。让利益来说话。
我们可以暂时不讲主义。我们讲利益。
其实上帝把人类分成一个个的国家就是让你们各自发展。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各自在各自的国家发展,谁的人民的生活水平好,就算谁是正确的,伟大的,光荣的。这很公正。没必要斗嘴,要斗钱。比谁的钱多,比谁的国家人民生活水平高。这才是有意义的。这才是真理。
像叙利亚,前伊拉克这种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在你们经济没搞好,科技没搞好,国内矛盾没搞好,人民生活水平没搞好以前,对内要练内功,对外要尊重发达国家的游戏规则,国际秩序,韬光养晦,打太极拳。
不要跟发达国家正面对抗,最好还能从发达国家那里,做点生意。赚点钱。
本来就是大家关起门来,自己发展自己的国家。没必要对抗。能合作就合作,不合作就拉倒,没什么想不通的。非要对抗。
只能说叙利亚,前伊拉克这种伊斯兰国家,穆斯林大都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么高深的做人、做事的道理都无法理解,无法执行。这也没办法。
还有朝鲜也是这样。
为了主义思想什么的搞对抗,搞战争,就是最愚蠢的魔鬼思想,邪教思想。
人与人用钱来说话,用事实来说话,让数字来说话。人民心里有一杆秤。什么生活好,什么生活不好,人民心里最清楚。
就像现在香港很多人反对西方的那些垃圾民主,垃圾自由,垃圾文化。就是一种觉悟,一种衡量。一种感受,一种取舍。共产党没有发言,人民在说话了。
3、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提出的口号“统一、自由、社会主义”中的“自由”也是极大的方向性错误。
中东的社会主义国家有这两个严重的方向性错误。导致失败的外因。
国内的教派矛盾也是一个内部因素。因为中东的教派冲突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正确的解决战略和思路。
1)消灭极端主义。格杀勿论。
2)神权不犯王权。宗教势力不能掌权,而且不能给宗教势力民主和自由。宗教势力不能反政府。
3)通过共产,保证各族人民的合理利益。公平正义。
老子说的“虚其心,实其腹”。对付中东的伊斯兰绝对管用,绝对正确。而且是唯一正确的方法。
而西方的民主制,自由主义是对伊斯兰地区最毒的毒药,而且最终害人害己。
伊斯兰地区千万不能提“民主”这个词,也不能提“自由”这个词,一说就完蛋。马上混乱。要讲利益,要讲秩序,要讲法制。讲正义。引导伊斯兰教徒讲利益,不要讲主义,不要讲教义。这事情就好办了。否则没完没了。
伊斯兰教义需要让那些穆斯林回到家给自己的老婆讲,给自己的孩子讲,给自己讲。但就是不要给政府讲教义。不要影响政府行政,政府不应该管教义的问题。政府管的是钞票的问题。有钞票的问题可以跟政府讲,其他问题政府不管,更加不许拿钞票以外的问题反政府。否则就镇压。
政府只管基础保障,基础的公平正义。基础的社会运转。其他的事情不管。精神上的事情,不是政府的事情,是个人人权的范围,但决不允许影响政府行政,否则就是邪教,格杀勿论。
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提出的口号“统一、自由、社会主义”中的“自由”也是极大的方向性错误。是美国向世界释放的毒气。
社会主义国家需要像中国那样,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需要提倡“民主集中制”。
我估伊斯兰教徒、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听不懂这话什么意思。需要好好学习。这是真理。
目录上一篇下一篇

徐雪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