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163、伊斯兰教的行为与卢旺达屠杀
2015.6.22
卢旺达屠杀是近代非常典型的经典案例。伊斯兰教的行为与卢旺达相似。甚至比卢旺达当年还要邪恶。
最近人类发生过好几次屠杀行为,红色高棉,刚果战争等死亡人数也超过卢旺达屠杀,但是屠杀的形式和原因各有区别。唯独卢旺达屠杀最能说明问题。看出文明社会与野蛮社会的关系。文明社会对野蛮社会干预改进的失败案例。美国的那套人权理论对于野蛮世界的无助、无奈、甚至可以说完全失败,甚至可以说文明世界被野蛮世界完全打败。也可以说美国的民主文化完全不适用于野蛮世界。无论对于非洲还是伊斯兰世界。
美国一开始雄心勃勃,很热心的关心非洲。妄图以民主文化感染全世界。不过在非洲遇到滑铁卢。那个滑铁卢不是卢旺达而是索马里。
美国当时的总统都说:“美国人给索马里送去了成千上万吨的粮食和药品,索马里人则送给了美国十几俱士兵的棺木”
美国在索马里的遭遇可以说是:“热脸贴冷屁股”,“好心没好报”。花了很多美国纳税人的钱,死了很多无辜的美国士兵,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讽刺。事情没有任何进展。索马里还是跟以前一样混乱。后来还出了海盗,一直到现在都有。
由于有了索马里的遭遇,所以当卢旺达大屠杀的时候,国际社会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忙,甚至提都不愿意提这件事,实际上任何人也帮不上忙。卢旺达三个月死了一百万人。
从卢旺达,索马里这些野蛮愚昧地区的事情上来看,美国推崇的那套民主、人权理论完全不适用在野蛮地区。对于野蛮愚昧地区需要一套更加野蛮的理论和魔鬼手段才能处理。
非洲人离西方国家和文明社会比较远,关系也不是非常密切。完全可以用休克疗法,对于他们发生的事情完全无视,假装没看见来处理。只要他们不来到我们家里闹事,我们就当没看见,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中东的地区的伊斯兰教就与西方有关了。为了石油,为了国家的能源安全。不能再无视,不能再休克。只能面对,无法逃避。
伊斯兰的问题与非洲的问题性质是完全一样的。中东的问题与索马里,卢旺达的问题性质也是一样的,都是野蛮人的问题。都是愚昧人群的问题。美国那套意识形态,对付不了野蛮和愚昧。
伊斯兰与非洲相比,不但野蛮、愚昧而且还要外加邪恶。
参与卢旺达屠杀的那些人只是出于种族利益考虑,作出如此可怕的事情。图西族属于外来民族,少数民族,却对胡图族长期的统治。再加上民主,人权思想的诱导,引发了胡图族人对图西族人剥削的不满和仇恨。多数民族为了夺回宗主的地位和权利发生大规模种族清洗。
1、少数民族占领,统治另外一个民族,如想永久性占领,必须与当地人通婚,彻底消灭种族差异。并且把利益留在当地,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仇恨和妒忌,不满。
如果少数民族靠武力和经济统治另一个族群,却推行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不通过通婚有计划,有目的的消除种族差异,报复与清洗是必然的,迟早的事情。因为这违反了上帝的意志,这违反了当地人的利益。上帝保护当地人的利益优先权。外来族群当尊重当地人的利益。
2、非洲大规模种族冲突是利益主导的,不涉及意识形态和邪教思想。就像机械性外伤,在创伤地区损伤很大,但其他人没有任何影响。伤害只是局部性的,利益性的。初级的争斗。
而伊斯兰产生的冲突与非洲相比,除了野蛮愚昧以外还有邪恶与魔鬼。伊斯兰的野蛮愚昧与非洲相当,并且伊斯兰问题还外加了邪恶与魔鬼。比非洲问题还要复杂和破坏性。而且伊斯兰问题还具有病毒传播的特性。除了有害以外,还有毒。并且病毒还能大量复制,强制传播。信仰伊斯兰不但将成为难民,还将成为有毒有害物质。被上帝抛弃和惩罚。
卢旺达屠杀过去20年了,也没看到卢旺达人口减少,胡图族和图西族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也没什么不好。其实人类的繁殖能力是很强大的。哪怕战争死了几百万人,过了几年又恢复了繁荣。
野蛮和愚昧的人只认识两样东西——铁与血。真理只存在于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民主人权什么的话,对野蛮愚昧的族群来说,说了也白说,跟放屁没什么区别。
对待野蛮人只能用钢铁与鲜血发出的声音跟他们讲话。除此以外没有第三种语言。
索马里与卢旺达说明了文明世界与野蛮、邪恶世界说话的方式只有铁与血。
要想与魔鬼沟通,他们能听懂的语言只有鬼话。鬼话就是魔鬼沟通的语言。鬼话就是恐吓与胁迫。魔鬼能听懂的唯一的语言就是恐吓与胁迫。
你们看伊斯兰国和塔利班他们向文明世界说话的方式就是爆炸、杀戮、用刀割人头拍成录像给西方人看,恐怖袭击完了还要向世界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们干的,抹煞了他们的功劳。这是魔鬼的语言,也称为鬼话。魔鬼只能听得懂鬼话,听不懂人话。
所以西方社会与伊斯兰魔鬼沟通的时候,只能说鬼话,不能说人话。否则他们听不懂。说了也白说。浪费大家时间。
中国有句古话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棍棒底下出孝子”意思是,把人逼上绝路,人才能觉悟与上进。才能激发起人的创造力和上进心。这就是在用魔鬼的语言与“愚昧、野蛮、邪恶”的人沟通。除此之外“愚昧、野蛮、邪恶”的人什么话也听不懂,而继续“愚昧、野蛮、邪恶”。
西方国家也有名言:“给落后者以羞辱,便是帮助他们恢复自尊。”这也是在说鬼话给他们听。给他们说人话听不懂。
给落后者以羞辱,给野蛮者以威胁,给作恶者以教训,这能够把魔鬼关进瓶子里面。
因为魔鬼与邪恶,并不傻,他们也怕死,也会算计利益得失。只是他们听不懂人话,只能听得懂鬼话,当他们明白做邪恶的事会马上受到惩罚,做邪恶的事得不到任何好处和利益。他们便会放弃邪恶的事情。
他们不是不想要利益,他们并不是喜欢受到惩罚。而是他们听不懂人话,没人跟他们讲鬼话的结果。需要在必须要的时候用大炮和鲜血给他们讲两句鬼话听听,他们听明白了便会放弃邪恶的念头和想法。这便是对他们的救赎和慈悲。而且是真正的救赎和慈悲。不是假装的救赎和慈悲。
西方国家的伪善。
最近以色列说“西方国家和联合国是伪善”,这是极其正确的。只有深深的受到伤害以后,人才能觉悟。才能看清事物的真相。
“西方国家和联合国是伪善”就是美国推崇的“民主人权体制”的伪善。也是“民主人权体制”的缺陷和不完善性。“民主人权”意识形态的缺陷和不完善性。它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在某些问题上完全无助。在某些问题上完全偏薄。在某些问题上类似邪恶。
“民主人权”意识是相对于封建意识的一种进步,是人类灵魂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并不是完整灵魂的全部,还需要加入很多其他的灵魂才能成为完整的灵魂。
在对待伊斯兰问题、巴勒斯坦问题,移民问题,以及社会统筹管理问题,公平正义问题,社会和谐问题,都明显的表现出无助,无奈,无视,无所作为,偏薄。这是伪善。这是另一种的邪恶。
源于意识形态和灵魂的不完整。
其实西方人心里都明白,伊斯兰是邪教,是丑恶的东西。需要消灭。但是没有人敢说。没有人敢当面说,只能背后偷偷做点小动作。本来是一件正义的事情,搞得偷偷摸摸像做贼,明明心里反感伊斯兰,讨厌伊斯兰,却要假装人权,民主和宗教自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打肿脸充胖子,冒充好汉。
给魔鬼以生存空间和可乘之机。搞到后来,好像魔鬼是正义的。你们西方人是邪恶的一样。这其实就是伪善,就是另一种的邪恶。
西方人的伪善就像子弹射进了人体,他们不开刀取出子弹,而直接缝合伤口。结果就是,伤者将死亡或者形成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永远的伤痛,定期发作。
对于伊斯兰,首先需要消灭伊斯兰国。把那些形式上的事实上的魔鬼消灭。
然后需要全球众口一词的,要求伊斯兰国家宗教改革。要求伊斯兰无害化处理。首先要宣传到位,从意识形态上消灭他们,再进行经济制裁,军事威胁,分化瓦解,分割包围。用魔鬼听得懂的语言跟他们沟通,想办法把魔鬼关进瓶子里,对伊斯兰进行改革和无害化处理。
分化瓦解与分割包围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让他们国内一个个民族独立建国。建国以后人民就会比较生活质量。把注意力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去,而不是邪恶的意识形态。
要跟伊斯兰说:“你们是魔鬼。我要把你们关进瓶子里去”。
而不要说:“我们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我们保护你们的人权。另一方面又塞钱给人蛇,让他们把魔鬼送走”。自己把自己套住,自相矛盾。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西方人娘娘腔的说话方式,魔鬼听不懂,语言不通。要换一种能让魔鬼听懂的语言来与伊斯兰说话。
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到。关键是说话要他们能听懂。
目录上一篇下一篇

徐雪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