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119、宗教
2014.8.17
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度。
毛主席那时候除四旧,把宗教都给毁灭了。
中国人现在只认钱。什么都不信。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处是,中国人一天到晚拼命干活,使劲挣钱。发展生产力。
坏处是,他们什么事都敢干,没道德底线。
我觉得宗教到了今天要看他对人类到底有什么作用?
我认为宗教就是一种思想,一种文化的极致的偏执的追求,这就是宗教。
比如道教,就是追求天人合一的一种文化。人们苦心修炼就是为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与环境融为一体,与社会融为一体。也就是和谐文化,也就是中国现在倡导的和谐社会文化。其他都是衍生品
佛教就是请求那些智力高超的人要以济世度人为己任。现在的人都极其肮脏,为富不仁。有权,有钱,有能力就鄙视那些社会地位底下的人,开宝马的蔑视乞丐,被掐死。这都死有余辜。有能力的人,当济世度人是《佛经》中的经典精神。其他都是衍生品。
基督教就是要普通人感恩上帝,感恩造物主,服从上帝的管理。我认为应该将上帝改为公共利益。人人为自己,上帝为人人,上帝是为人人的利益服务的,所以上帝代表公共利益,代表国家利益,代表民族利益,也代表地球的全世界人民的利益。其他都是衍生品。
伊斯兰教的《古兰经》讲的是社会制度,神要人类建立的是秩序社会,遵守公共利益。还有认主独一。
我认为这几种教义就是做人的三种要求,要求做人能做到:
1、与他人、社会和大自然保持和谐。
2、济世度人之心。
3、承认公共利益,遵守社会秩序。
作为现代人,知识和信息不可与古代人同日而语,要求人能同时做到这三点也不算过分。中国的小学生都在学高等数学,对他们在道德方面有三个要求不算过分。应该可以做到。
知识越多说明人的改变世界的力量越强大,相应对人的道德要求也应该越严格,越高。否则人类就要走向毁灭。就像疯子手拿原子弹一样可怕。
我认为道德水准越高的人越应该掌握权力,他们有自我约束力,对其他人越安全。
道德水准越低的人越应该给他们自由,让他们去做老百姓,无牵无挂,自由自在。把对社会的危险降到最低点。
宗教极端势力就是那些衍生品中的衍生品,就像蟑螂老鼠一样令人讨厌。还跑到中国来捣乱。
我认为应该成立联合国的特别军事组织,把宗教极端势力,恐怖组织全部消灭,从地球上清理出去,让他们去见他们的真主和上帝。地球上不需要这些东西。我讨厌他们。还有墨西哥和金三角的毒贩。
我认为如果以这三点作为衡量标准,现代人很少有人能同时做到这三点。
但是心地善良的人天生具备这三个条件和要求。
为什么古代人不能同时要求人能做到这三点呢?
我想大概是,古代人生产力落后,人们思维狭隘。知识贫乏。对他们要求太高肯定做不到。他们还是以温饱和繁衍后代为首要任务。道德水平是其次。所以三大宗教只能选择其一进行修炼对其教众进行约束。全面修炼不切实际。
我从出生开始到现在一直在与社会最底层的人在一起,我一直在研究他们,试图改变他们。
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更何况用三条宗教信仰的教义去衡量底层中国人,更加没有人能达标。
我发觉我改变不了任何人,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最终还是上帝的那个法则。
鱼一生能产卵上万枚,最终能成活的,成长到交配期的,只有1、2条。
这就是上帝的法则。大数法则。自生自灭,天地之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时时被他们搞得怒火万丈,最终想通了还是放弃,自生自灭。是最佳选择。
现在我们看看世界上的那些人们,比中国人做的还要过分,还要离谱。
我对中国最底层的人已经受够了。看看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人。你们比那些最底层的中国人还要坏。
每天去看看世界新闻,你们比他们还要热闹。打打杀杀。简直无可救药。
中国人没宗教信仰,肮脏。你们有宗教信仰的比没信仰的还要肮脏。还要会搞事。
每次我被他们搞得怒火万丈的时候,我都在想,人类要是都跟他们一样,真的没必要存在。
也许我呆的地方都是最邪恶,最恐怖的地方。换一个环境也许会好一些。
不过我觉得那是我的工作,我要看清楚人的本性和本质。非常邪恶。
我觉得人如果心地善良了,这三点要求自然而然会达到。
心地善良的人自然会与环境保持和谐。
心地善良的人有能力自然会济世度人。
心地善良的人自然会尊重社会利益。
而且善良还与社会制度与环境有关。
正如一个中国成语典故,说的是同样的橘子在不同的国家和环境下,会长成不同的果实,有不同的味道——南橘北枳。
同样的人在不同的环境中,心性会完全不一样。
这个环境就是社会制度,社会环境。社会秩序。社会文化。
而心地善良的人必须生活在“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下或者说是“改良的马克思主义公有制”制度下。
他们如果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好人也会变坏。变成墨西哥毒贩,或者黑手党。
在我们中国从几万个百姓围捕恐暴分子我就明显的感觉到这一点了。
是环境使得他们人人都想当好人。人人都想与人为善。所以同仇敌忾,要把恐暴分子铲除。
如果让同样这些人来到阿富汗。恐怕就不是这样了。行势可能就会逆转。这就是环境改变心性。
所以我提出的宗教方面的观点需要与社会制度相结合。
目录上一篇下一篇

徐雪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