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24、为什么个人文化必须与系统文化结合?
about 2007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系统文化而西方文化是个人文化。
中国封建社会成功是由于系统文化,而西方今日之强盛是由于个人文化。中国如今之社会主义制度是系统文化和模糊的个人文化的结合。
中国当年被八国联军进攻,是系统文化弱点的总爆发。
系统文化的最大缺点就是由于系统消除了人类社会的根本性的矛盾,人们的日子太好过了,各方面都基本得到满足。所以人们苟且偷安,像老子说的返璞归真,不思进取,降低生产力。从生产力角度和某些角度看,确实是一种颓废思想。
是竞争使得人类社会进步,是战争的恐怖和威胁使人类进步。
所以人类社会真的被统一,那么战争就会消失,威胁就会消失,人们就会失去对手,而像老子那样归于田园,好吃懒做,苟且偷安,不思进取,从这一点上看,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是有意义的,也是不应该消灭和废除的。
因为只有存在国与国之间的差异性,人们对于落后国家和麻烦制造者的国家,才会感到碍手碍脚,和愤怒。
这是强者对于弱者的愤怒。地球是地球人的地球,而不是当地人的地球。如果当地人阻碍和破坏地球发展,那么落后民族就会遭到文明的攻击。
这是文明对于土地和生存空间的需求。
人内心实质就是动物,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动物本能。
文明与落后的人们就是发情期的野兽,而大地资源就是配偶。为占有资源而发动战争,发动愤怒的战争是合情合理的。
对于愚昧落后而且阻碍社会发展的麻烦制造者是要挨打的。这是自然规律,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正义的。
同样当年中国落后而被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对于中国人来讲是耻辱,是侵略,是非正义的。但是从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来看,确实正义的。
也许这就是像某个人说的“人类历史的每一次进步都要自己去完成,上帝不会帮助你们的,只是人类社会的每次进步都要用无数的鲜血和生命去换取”。
一些浅显的道理,必须用刺刀和头颅来说明才能明白,中国那句古话说:“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完全正确,一点没错。
因为人类总是以为自己是正确的,自己不可能错。自己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生活,自己这样生活也肯定没有错,并且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人类也许并不知道,这种自认为没有错的行为,无意之中阻碍了别人的发展,挡了别人的道,成了别人的绊脚石。
因为地球是地球人的地球,正如美洲大陆不属于印第安人一样,现在人们都普遍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么按照这种逻辑,如果地球上哪一天有一个国家能够将美国像印第安人那样打败,像羊群一样被人驱赶,那么美洲大陆是否能说,不再属于美国人,而是属于另一个民族呢?
中国有句古话:风水轮流转,这一天会有的。
中国曾经强大得能够统治世界,也会有被八国联军联合入侵的一天,那么世界上还有那一个民族不会有这一天呢?
中国的古人早就说过了“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没有一个民族能永远强大。
所以一时的强大和看似文明,看似得到了真理,暂时的强大的民族都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是老大,都有民族虚荣心。
这种感觉中国人早就有了,只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对历史知识不够丰富,或者从潜意识中就根本不愿意接受中国曾经当过老大这个事实。
所以这种感觉对于中国人一点也不新鲜,一点也不新奇,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暂时的领先,就像朝露一样,会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无影无踪。
所以人类永远的进行这种争强好胜的博弈,是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返璞归真平平淡淡是最真。
对于人来说,尤其是普通人来说,对于所有的老百姓来说,需要的是什么?是生活,是钞票,是妻子,是孩子,是房子,是汽车,这是最真实的东西。
各种各样的,思想、主义、权力、名望、地位、民族、自由、博爱、平等都是一种手段,是我们达到目的的手段。
判定最终的胜负高低的不是手段而是目的。是GDP、是人民的生活水平、是钞票、是经济实力,并且这种高低胜负,都是暂时的,临时的,只能维持几十年,甚至更短时间。
其实现在人类社会暂时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是因为存在恐怖平衡。
并且这种平衡能维持多久,没有谁能保证。
只要人类社会存在着国与国的差异,人与人的隔阂,侵略与被侵略,统治与被统治,毁灭与被毁灭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这种矛盾的根源,或者这种魔鬼是深植于我们每个人的内心的。
它就是佛洛伊德所发现的,人类潜意识的死本能,将这种本能释放出来,就是杀戮。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就是某些人会连环的杀人,而且杀一些跟他没有丝毫利害关系的或者是一些我们看似莫名奇妙的理由,稀奇古怪的理由,而且这些人平时根本没有任何异常,甚至有看似很完美的家庭。
我认为这类人大概可分为两类,
1、一类是天生异常导致它的潜意识中的原始冲动与正常人不一样。
2、还有一类可能是他以前受到过刺激,而且这类刺激存留在他的潜意识中,完全改变他们的冲动,他们的欲望与普通人表现出来结构就是不一样。
这种冲动和欲望,其实每个人都有,并不是正常人缺失,而是正常人能够在一定范围内控制,而在某些人身上无法控制这种冲动和欲望。
在某种意义上讲,这种仇恨和要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的死本能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功能。
通常情况下,人们认为某个人或某些人对我们产生非常严重的伤害时,根据对方的情况,通常人们会有两种反应。
1、当对手非常强大,我们感到无力抵抗不可能抵抗的时候,通常的反应就是恐惧,和害怕和逃避。最常见的就是“闻风丧胆,谈虎色变”,非典、禽流感刚来的时候,谁不害怕?连医护人员都有倒下的,我们这些普通百姓肯定无力抵抗,所以人人害怕,人人自危。
2、当比我们弱小的事物对我们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时。或者威胁到我们的生存时,便会产生使对方毁灭的死本能。当然,这种弱小,并不是绝对的弱小,而是相对和有条件的。比如当时弱小,而我们可以找来帮手使我们变得强大后,也会产生置对方于死的的死本能,这就是通常所见的报复或者复仇,
复仇是电影和小说里的常见的题材,也是人类永恒的题材,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也经常发生,仇恨有大有小,小到偷偷的把别人的汽车划花,或者破坏别人家的什么东西。大到世界大战,种族灭绝,恐怖袭击这从精神分析上讲,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都是人类死本能的一种释放。
发动战争是将人类的死本能以军队与军队对抗、对决胜负的形式发泄和表现出来。
种族灭绝是将人类的死本能以军队屠杀平民的形式发泄和表现出来,
恐怖袭击是将人类的死本能以少数武装人员向平民发动袭击的形式表现出来,
其表现形式不同,其实质都是死本能的一种发泄。
当然破坏东西与发动战争,种族灭绝,恐怖袭击,还是有区别的。
破坏东西的人只需要说服自己就可以了,而发动恐怖袭击,策划者需要唤起他们死本能能的人要多一些,策划战争与种族灭绝,则至少需要唤起一个国家的大多数人大的死本能,才可以动用国家机器去大规模的杀人。
人们痛恨偷东西的贼,也痛恨恐怖袭击,更加痛恨种族灭绝和战争。
但是我需要提醒人们的是,这些人跟你我其实都是完全一样的人,你我与他们之间没有本质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死本能被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情唤醒,而控制了他们的意志和行动,从客观上讲,这些人造成了对我们的伤害,对世界的伤害和破坏。对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进行了破坏,确实应该厌恶他们。
换句话来讲,会有很多人反驳我。你们也许会说,你们的道德修养很高,不会去偷别人家的东西,也不会去破坏别人的东西。更不会去搞恐怖袭击,更不可能参与种族灭绝。
佛家有一句话,“因果报应、天理循环”。
坦白的讲,我不相信会有报应这一说法,但我相信的是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有因有果,有前因后果,人们的死本能不会无缘无故的被唤醒,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被释放出来,中国有一句古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
那些被死本能报复过的人,他们也不知道有没有思考过,"为什么别人的死本能就专门针对你,而不针对于其他人呢?这是偶然性的事件还是必然性的事件呢?
如果谁家丢了东西,或者汽车被人划花了,这都是属于偶然事件。但是战争,种族灭绝这种,有组织的有计划的,有预谋的时间,纯非偶然。
所以推广系统文化,构建系统,压制个性,可以使国家稳固,稳定,有秩序,协调统一。但是过于稳固又会失去活力,失去向前发展的动力。人人都返璞归真了。
推广个人文化,可以激发社会每个人的创造力和活力。但是又使社会无序,不协调。
如何使两者结合,并灵活运用是真正考验我们智慧的时候了。说的简单一点,国家在一定范围内搞国家资本主义,而在某些领域内鼓励个人资本主义。
国家在大的框架结构下搞国家资本主义,而在微观领域鼓励个人资本主义。
国家在被动劳动领域搞国家资本主义,而在主动劳动领域搞个人资本主义。国
家在国家能赚钱的领域搞国家资本主义,而在国家不赚钱的领域搞个人资本主义。
为什么呢?
因为社会需要和谐,就需要最大范围的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利害关系,政治关系与经济关系。
这种调整需要强权和资本保证。
因为人性自私,无可救药。不用强权压制,不用利益诱导。没有人会甘愿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没有人会甘愿无私的帮助别人。
个人文化和个人主义无法克服这一点。
既得利益的个人在个人文化中,总是能够通过钞票歪曲公平正义。
现在经济学家在鼓吹的小政府,大资本家,就说明了这一点。
政府办任何事情都需要花钱,而小政府,手里根本没有任何资源,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大资本家的脸色,要大资本家来讨论。凭什么让我相信,为了正义,为了公平,政府可以让大资本家牺牲自己的利益?
政府可以随时调整大资本家的利益?没有强权和资本的保证,凭什么说你能够维护弱势群体的权益和利益?谈何正义?谈何公平?
而在国家资本主义社会中,国家机器不受任何个人供养的。不受任何个人威胁。而且可以调动大量的国有资本做任何应该做的事情。来维护公平和正义。
在维护国家资本大框架,大结构的同时,我们可以最大限度的推行个人文化。保护个人利益。激发个人创造积极性。这才是正道。
个人文化与系统文化结合的做法就是现在的中国模式。
在资源性的领域和国有资本占优势的领域,在国有资本可以发展起来的领域实现公有制,以公有资本为国家机器提供最大限度的经济支持,实现有效的、科学的国家治理,实现最大限度的公平正义。
在非资源性的领域,在国有资本不适合的领域,实现广泛的私有制和个人文化。
无论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无论个人文化还是系统文化,其目的都是为人民利益服务的,都是为实现人民利益的最大化。
政权和国家机器能真正为人民利益服务,这就是中国古人说的“天人合一”、“社会和谐”。
目录上一篇下一篇

徐雪春